<dd id="yzu3f"><tr id="yzu3f"><kbd id="yzu3f"></kbd></tr></dd>

              黑基Web安全攻防班
              安基網 首頁 資訊 幣鏈圈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    90%的數字貨幣,已毫無交易量!陷入“僵尸狀態”

              2018-9-24 08:29| 投稿: xiaotiger |來自: 互聯網

              摘要: 一家數據平臺顯示,過去24小時內,只有200多個幣種有交易額,其他幣種已低至幾塊錢,甚至交易量為零。文 | 比薩 零和從“燈紅酒綠”到進入“僵尸時代”,區塊鏈只用了一年。一家數據平臺顯示,過去24小時內,只有200 ...
              一家數據平臺顯示,過去24小時內,只有200多個幣種有交易額,其他幣種已低至幾塊錢,甚至交易量為零。

              文 | 比薩 零和

              從“燈紅酒綠”到進入“僵尸時代”,區塊鏈只用了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一家數據平臺顯示,過去24小時內,只有200多個幣種有交易額,其他幣種已低至幾塊錢,甚至交易量為零。

              90%的數字貨幣,已毫無交易量,陷入“僵尸狀態”。

              整個數字貨幣領域,開始進入冰封期。

              各種幣基金開始封鎖資金,不再投資。

              項目大力拋售以太坊套現,導致幣價大跌,寒冬更寒。

              整個數字貨幣領域開始變成一片寂靜嶺,所有的人,拼了命地往外奔逃……

              01 僵尸時代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只有33個幣種,每天的交易量超過100個ETH,其他的幣種,已毫無交易深度。”某量化投資團隊負責人葛華義曾監控一家主流交易所的平臺數據,發現情況實在不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交易額低于100個ETH,在葛華義眼中,這個幣,就“和死了毫無差別”。

              一家數據平臺顯示,過去24小時內,只有200多個幣種有交易額,其他幣種已低至幾塊錢,甚至交易量為零。

              截至2018年3月底,盈燦咨詢數據統計,市場上共有1917種虛擬幣和Token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按照這個比例,至少90%以上的幣已毫無交易深度,“和死亡毫無區別”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只是3月份的數據,最近半年,全球還有很多新的幣種產生。

              葛華義保守估計,全球的虛擬幣已達到3000種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“死亡”的虛擬幣,實際上更多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將這稱之為“歸零”,但其實,稱其為“僵尸”更恰當些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些公司并沒有倒閉,幣還是有價,但沒人買賣。喪失了活力,其實就是死了。”Achain創始人崔萌稱。

              一度風光無兩的區塊鏈行業,正在步入“僵尸時代”。

              曾經投資過大量項目的Andy,手中握有大量的數字貨幣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看著手里的幣,從可以在北京買一棟四合院,縮水到只夠一棟房子的首付。我想賣,但根本賣不出去。”Andy稱,她即便用交易所顯示的最低價掛單,也沒有人購買。

              有價無市,這就是數字貨幣領域的尷尬現狀。

              而據知情人透露,火幣的日活人數,已低于“1萬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火幣日活最高的時候,是5萬多,說明現在已進入冰封期。如果其日活低于5000的時候,就說明這個市場將無望。”葛華義稱。

              各大交易所的日活,都在瘋狂下降,人人自危。

              大量的用戶流失離場,要么割肉遠離數字貨幣,要么裝死等待牛市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02 倒閉大潮

              而另一邊,各大區塊鏈項目也開始上演倒閉和跑路大潮。

              普華永道調查了8.6萬個區塊鏈項目,發現它們的平均壽命是1.22年,剛好是一個項目從白皮書到落地的周期。

              極少數能落地的應用,也因為沒有用戶群體,創造不了價值,而走向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以一年前極度火熱的“公鏈”為例。它們曾經都叫囂著要超越以太坊,成為區塊鏈的“3.0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實際上,大部分的公鏈已經死了。”崔萌稱。

              崔萌認為,公鏈要想活下來,實在太難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的公鏈一定要有差異化和創新,確確實實地去解決了一些問題。”他堅持認為,公鏈活下來,靠的不是BD(商務拓展),而是要真正產生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你的公鏈沒有價值,就算雇一千人,專門去做商務拓展,也達不到以太坊的價值。”崔萌稱。

              而行業的現實是,現在大部分的公鏈,都處在PPT階段,并無太多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真正的創新和價值之外,公鏈存活的第二個指標,就是:生態。

              “其實公鏈就是一個生態,沒人支持你,就不行。”崔萌稱,首先你得有一個錢包支持,可以存放你的幣,光是這一點,90%的公鏈就達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市面上核心的錢包,也就幾個比較知名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些錢包支持的公鏈,屈指可數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Kcash,僅支持包括Achain在內的10條公鏈。

              而imToken,只支持BTC、ETH和EOS三個主要的鏈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公鏈來說,第三個存活的必要條件,就是社群。

              “永遠不要用割韭菜的方式,去傷害你的用戶。”崔萌稱,這是維護好一個社群的底線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市面上的大部分公鏈項目,跌幅超過90%,有些甚至只跌至最高價的1%。

              “很多公鏈都找過市值管理團隊,拉升幣價之后自己出貨。”葛華義稱,這些方式,無疑就是殺雞取卵,自斷后路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90%的公鏈項目,已基本陷入僵尸狀態,無價值,無生態,也無用戶。

              “很多項目方其實已經套現了,每天都有大量的ETH流入交易所。”國內某Token Fund負責人陳水生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最近ETH的暴跌,其實就是大量的項目方套現導致。

              它們在寒冬期,需要的資金過多,所以需要一定的變現。

              但集體的拋售,必然引發幣價大跌,從而引發更兇猛的拋售。

              這就如一個不可破解的惡性循環,深不見底。

              試圖力挽狂瀾的V神,不停地發表言論,但這萬分的努力,都如螳臂擋車。

              “很多項目套現后,就直接跑路了。”葛華義的前同事,也做了一個區塊鏈項目,一周前,他委托葛華義將所有的ETH拋售,變現了幾千萬。

              “然后解散中國團隊,直接跑到了新加坡。他說,去新加坡重新組建團隊,其實壓根就不準備再干了。”葛華義稱。而社區用戶并不知情。

              幣的價格也沒有波動,只是沒有買,也沒有賣,一潭死水。

              最近,還不停的有項目方找到葛華義,讓他幫忙拋售ETH。

              “要得很急,一看就知道,要么缺錢,要么準備跑路。”葛華義稱,現在市面上真正沉下心還在做項目的團隊,實在是寥寥無幾。

              “很多的人說99%的幣都會死,我覺得并不夸張。”葛華義對此,也極為悲觀。

              大量的ETH在被拋售,而新的資金,也完全冰封,不會再進場。

              陳水生所在的Token Fund(幣基金),在兩個月前就暫停了區塊鏈項目的投資。“如此熊市誰敢投?99%的項目都破發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本區塊鏈采訪了10家知名的Token Fund,其投資負責人均表示:冰封投資。

              甚至有一家Token Fund將募的資金直接退回,“因為不知道牛市什么時候到來,拿著錢反而壓力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整個數字貨幣領域,陷入無限深寒……

              03 狂熱褪去

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17日,全球數字資產市值為2023.84億美元,較最高點已跌去75.6%。

              是什么讓轟轟烈烈的區塊鏈造富運動,在短短一年內偃旗息鼓了?

              “區塊鏈技術本身肯定是沒問題的,但它前一陣確實過于狂熱了。很多應用沒考慮過落地,或者說更深入的發展。“OneChain創始人黃華容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他認為,不能落地的項目,實際上就是無源之水,很難長久。

              而真正想沉下心做好的項目,將如何度過這個漫長的“僵尸時代”?

              要度過漫漫熊市,永遠有一條“不會走錯”的路,那就是:To B。

              說白了,就是給企業提供區塊鏈技術,做一些定制化的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這種方式,可以看到現金流,提供一項服務,收一次錢。

              但缺點就是,你相當于一個技術供應商,很難規模化,很難做大。

              崔萌就在做這樣的嘗試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說以太坊是一個發幣的鏈,Achain就是一個發鏈的鏈。哪個行業有區塊鏈的需求,我們就為他們做一條鏈。”崔萌稱,他們在成為“發鏈”公司的技術供應商。

              崔萌也看到了這個模式的短板,因此,在盡量地標準化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將鏈拆解為幾個模塊,B端公司需要哪些服務,就啟動哪個模塊。”崔萌稱。

              而OneChain也在做類似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黃華容稱,他們正在打造一個開放平臺,進一步降低DApp的開發門檻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,他們在給“做區塊鏈應用”的公司,提供技術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很多剛準備做區塊鏈項目的公司,因為最近融不到錢,紛紛轉型To B。

              何平是一家供應鏈金融公司的創始人。

              他本來想自己做一個供應鏈金融的項目,在寒冬期,他改變策略,現在準備給供應鏈和核心企業做區塊鏈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嘗試了物流、農業,已有三個方案開始落地。”何平稱,他們負責幫這些場景找到區塊鏈解決方案,并且幫它們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一單可以收費數百萬,其實利潤同樣可觀。

              熊市中,準備走下去的公司,幾乎不約而同地選擇了To B這條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源:一本區塊鏈;原標題:僵尸時代到來:90%的數字貨幣沒有交易量,變成僵尸幣


              小編推薦:欲學習電腦技術、系統維護、網絡管理、編程開發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術,請 點擊這里 注冊賬號,公開課頻道價值萬元IT培訓教程免費學,讓您少走彎路、事半功倍,好工作升職加薪!

              本文出自: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602447845951799811/

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,若有侵權或轉載等不當之處請聯系我們處理,讓我們一起為維護良好的互聯網秩序而努力!聯系方式見網站首頁右下角。


              鮮花

              握手

              雷人

              路過

              雞蛋
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      最新

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